您的位置:首页  »  【堕落天堂】(06)【作者:b527822334】
字数:10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节 性虐初体验
 
  房间的门刚关上,奥塔维亚便扶着小腹跳起来冲到门边,一拉把手,外面果 然锁住了。这扇门除了外观华美异常外简直就是个保险柜的大门,就算是半神也 要用武器才能打破。环顾整个房间,想找件称手的东西,却全都是情趣小玩具, 即使是那些刀具也十分轻薄,想用来破门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就算以前不懂,在堕落天堂呆了这些天,还经历过每天穿着情趣内衣和灌肠, 周围女人各种淫荡的穿着,再被相位蜘蛛暴奸之后,奥塔维亚多少都能猜到这些 玩具的用途了。对这些东西,她一点尝试的想法都没有,要是有个壁炉,她绝对 把这些东西都丢进去销毁掉。
 
  将薄毯裹住身体敏感部位,捂着小腹强忍子宫中的躁动,奥塔维亚在整个房 间里快速翻找了一遍,除了这些令她心慌意乱的性虐玩具之外,再无可用的东西。 墙上有很多开窗,但洞口都太小,想要破坏墙体也做不到,太坚固了。
 
  奥塔维亚一边翻找查看,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门外不时响起脚步声,每次 都让她的神经紧绷,即便知道自己非常需要霍恩的治疗,但就跟小孩害怕医生一 样,她还是本能的想要逃离这里,何况那个霍恩比屠夫还要可怕得多。
 
  不多时,『吱呀』一声,门打开了一半,奥塔维亚像是受惊的小猫一样僵立 原地,不安的抱紧身上的薄毯。霍恩闪身钻了进来,立刻反手合上门走了过来, 仿佛能刺穿毯子的目光上下欣赏着奥塔维亚傲人的胴体,迫不及待的模样说不出 的猥琐,他搓了几下干枯的手:「嘿嘿,可爱的女孩,等不及了吧,我也等不及 了,你的病情紧急,让我们开始吧。」说着就是一个熊抱扑过来。
 
  「等一下。」奥塔维亚连忙矮身躲过霍恩,接连退开七八步,她倒没想过打 倒霍恩逃跑,且不说自己现在的状态不适合打斗,现在她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 头。自己腹中的蜘蛛卵肯定是需要他的,要是惹恼了他,自己肯定更倒霉,「我, 我有话要说。」
 
  「嘿嘿,别紧张,我们慢慢来。」霍恩一点也不生气,相反他就喜欢会反抗 的女人,那样玩起来才有意思,这次他慢慢的走过来,没有动手,而是将丑陋的 脸凑近奥塔维亚,深深的吸了口气,「你的香味令人陶醉,我闻到了活力、坚强 …勇敢…高傲,还有……尊贵,啊,太美妙了。」
 
  「谢,谢谢。」奥塔维亚尴尬的拉紧身上的薄毯,身体后仰,眼前这张满是 老人斑的脸让她胃里一片翻腾,很想蹲下呕吐一阵,身为光明神眷者的她天生排 斥邪恶阵营的人,但现在她只能努力克服这一点,「你,会怎么给我治疗?」 
  「哦,原来你想问这个啊。」霍恩抬起鸡爪子似的手,轻轻的落在奥塔维亚 下腹的位置,然后手指往下移,奥塔维亚下意识的躲了开去,「我会扒开你的这 里,用我调制的药水中和那些黏液,再用勺子一样的工具把蜘蛛卵一颗颗的挖出 来。」
 
  奥塔维亚狐疑的看着霍恩:「就这样?」
 
  「这个过程原本会有些疼,但是别担心,我会给你补充一些晨曦圣露,让你 可以补充体力,还能减轻痛苦,甚至会感觉很快乐。」霍恩像是一个经理一样推 销自己的产品,努力将自己的产品与服务夸得天花乱坠。
 
  如果是其他不知名的药剂,奥塔维亚肯定会拒绝,哪怕再疼,她也宁可强忍 着,但是晨曦圣露却是光明系的圣药,制作一瓶需要消耗一名高阶牧师全身的光 明魔力,非常珍贵,效果类似光明结晶可以补充光明系魔力、斗气外,还能强化 上限,提升等级,即便以她神眷者的身份也没见过这种高级光明药剂几次。她对 治疗师的手段一点都不了解,但直觉告诉她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千万不要相信眼 前这个老色鬼的话。
 
  「不用担心,我是最权威的治疗师。我调配的药剂绝对是万金难求的高级药 剂,来吧,我不但会治好你,还会让你的阴道更加美妙,听说你的水很多?」霍 恩不等奥塔维亚辩驳,再度凑了上来,再次将手按在奥塔维亚的小腹上,隔着薄 毯揉了起来,一只手牵着奥塔维亚就往妇科椅走去,「来吧,这样忍着多辛苦。」 
  强烈的疼痛与尿意涌上来,奥塔维亚脑子里一片混乱,但她依旧用力挣脱了 霍恩的手:「我,我考虑一下。」
 
  霍恩失望的缓缓摇头,好像在看一个生病了却不肯吃药的孩子,语气带上了 一丝怒气:「美丽的孩子,你不知道自己有多美,但是再美丽的生物,被蜘蛛这 样邪恶的魔兽寄生,结果都不会太美妙。如果不尽快治疗,你的身体就会产生变 化。相位蜘蛛的卵会分泌许多激素来改造你的身体,让你变得更适合生育。你坚 挺的乳房会变得柔软、膨胀,然后产生乳汁,说不定你会再生出七八个乳头供应 刚出生的小蜘蛛享用,你的阴道会变得宽松,皮肤会产生妊辰纹,屁股变得肥大, 身体变得敏感,渴望再次生育。每一只小蜘蛛出生后第一件事是刺破你的子宫, 从你的子宫里吸取你的生命精华与力量——你会变成一个生育机器,两三年内你 就会变成一个没有力量的老女人。我霍恩绝对不允许这种事发生在我的面前,如 果你不愿意接受治疗,那么现在就离开吧。」
 
  他说得又急又重,语气中带着对相位蜘蛛这种邪恶的生殖方式浓浓的厌恶。 他每说一点变化,奥塔维亚的子宫和心口就重重的抽搐一下,只觉得体内仿佛有 几百只蜘蛛在撕咬一般。对方痛心疾首的模样更让奥塔维亚一阵心虚,不禁怀疑 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即便让这个血族老头占点便宜也比变成那样要好啊。虽然 对霍恩说的话还有五分怀疑,可即便有九分九的怀疑,她也没有用自己的身体验 证他的话的真实性的勇气。再说霍恩说的话中,至少力量会被吸走的部分她是绝 对相信的,这是所有寄生生物共同的特征,相位蜘蛛那么强大,这种能力只会更 凶残。
 
  说到底,她也是一个女人,一个很美很强大很享受万众瞩目,甚至得到主神 眷顾的绝世美女。对美女来说,变丑远比死亡可怕一百倍,更不用说还会失去力 量,她宁可变成宴会的配菜也不愿意那样活着,在恐怖的未来面前,她终于软了 下来:「那个,对不起,我,我……」
 
  剩余的话她怎么也说不出口,早有准备的霍恩一把将她拉进怀里,恶心的嘴 嘟成皱巴巴的屁眼模样就往奥塔维亚的红唇亲过来,奥塔维亚本能的偏开脸,强 忍着在他胯下顶一膝盖的冲动让他亲在自己的脸颊上。
 
  霍恩也不介意,以他的经验很明白她的唇是她的底限,非要在这时候强吻她 的话只会自讨没趣,不过只要不跨越这条底线,她们总是很容易在别的地方妥协, 等她们的身体其他地方沦陷之后,这条底线往往很轻易的就松动了。
 
  一把扯掉奥塔维亚身上的薄毯,一只手抓住一只乳房揉搓起来,乳房丰硕却 坚挺,一手难以掌握,用力抓进去,乳肉便从指缝间挤出来少女,然后被挤压的 乳肉就变得韧性十足,一松开乳房立刻恢复原状,不留丝毫痕迹。乳房的肌肤白 皙细嫩,那浑圆弹实的手感证明了它们极少受到爱抚,亟待男人的开发,圆锥型 的乳头小巧尖翘,保养得跟稚女一般粉嫩幼滑。再一路抚摸下来,只觉得这具胴 体矫健柔韧,身材性感完美,肌肤幼细滑,实在是个绝品女体。
 
  霍恩着实被这副不可多得的胴体迷住了,竟有些患得患失起来。他打横将奥 塔维亚抱起,迫不及待的走向妇科椅:「来吧宝贝,我们立刻开始治疗吧。」 
  奥塔维亚偏过头去,默然由着霍恩摆布自己,从败在相位蜘蛛手下开始,她 的身体就失去了一半的自主权。现在就算把霍恩打一顿也没有任何意义,她不敢 迁怒霍恩,只能怪自己太单纯,也太弱小,败在相位蜘蛛手下。
 
  奥塔维亚很快就被锁在妇科椅上不能动弹,这张椅子表面是很软的真皮垫子, 下面还垫着厚实的衬垫,但椅子的主体结构却是高强度的秘银合金,还刻画了许 多魔法阵用以削弱女人的肉体力量,就算是以蛮力著称的传奇级别的蛮族狂战士 都无法挣脱。
 
  此时她上身平躺,双手分开身体两边锁在扶手上,三道箍锁锁住临近关节的 部位。双腿大张并推到乳房两边,腰臀向上高高顶起。整个身体几乎对折起来, 女人最美妙的部位顶到凸起,红肿的阴部高高隆起,难以想象两瓣肿得通红的阴 唇遭受了多么粗暴的摧残,夹得原本仅有一条细缝的阴裂张成一道一指宽的裂口, 稍微动一下就疼痛难忍。些许绿色干涸的黏液还封着阴道口,隐约看见里面杯口 宽的阴道里满是灰白色斑点的蜘蛛卵。下面浅褐色的菊蕾紧紧闭合着,肌肤聚拢 成放射状。
 
  这副模样要说多淫荡就有多淫荡。
 
  在她想明白之前,霍恩就将她固定成这幅模样了,这种姿势虽然让她鼓胀得 几乎要破裂的子宫与小腹好受一些,但实在太羞耻了,她奋力挣扎了几下,毫无 意外,以她传奇守护骑士的力气也挣脱不开任何一个锁扣。
 
  一天之内两次彻底失去反抗的能力,两度任人摆布,奥塔维亚心中充满沮丧, 还有不安。
 
  「唉。」看着眼前的绝品胴体,霍恩深深的叹了口气,眼神复杂又有种令奥 塔维亚慌乱的狂热,他走到一处柜子旁,打开里面的暗格,从里面拖出一口大箱 子,这口箱子可以塞进至少两个人类少女,从拖行的分量和声音判断,这箱子绝 对坚固厚实,表面还有许多精美神秘的花纹,只是上面落了许多灰,看起来很久 没有启封过了,把箱子拖到奥塔维亚身边,他又去柜子里搬了好几个大瓶子,这 些药剂全都有着浓郁的光明力量,从瓶子里透出微微的白色光晕的药剂,有几瓶 的光晕甚至泛起金色。
 
  奥塔维亚看着心里都不禁直流口水,这些药剂的价值实在太高了,足够支撑 一个大队的牧师连续三天时间的高强度支援战斗,绝对可以决定一场十万人规模 的精锐军队战斗的胜负走向,这样的药剂平时都是用香水瓶那样的小瓶子装,面 前这些药剂加起来居然有一个大酒桶那么多。而这口箱子这样厚实,里面的东西 肯定也不得了。
 
  「我霍恩做调教师四百多年,又做治疗师足足三百多年,最大的心愿就是制 作各系的神器套装,成为这个位面最伟大的治疗师。这些年我花费无数代价收集 最好的材料,制作了许多东西,我敢保证,这绝对是最顶尖的货色。」说着霍恩 施展了几个开锁的法术,箱子上的花纹立刻泛起了金属的色泽,然后按照一定的 路线流过,咔咔几声轻响,锁就打开了。霍恩傲然解释,「不是什么女人都有资 格使用我亲手制作的工具,其他系的还好说,但是这套独角兽套装至今都没有合 适的人,一直被我封存。」
 
  「独角兽套装?」看过那些药剂之后,奥塔维亚对箱子里的东西充满期待。 独角兽是光明阵营的圣兽之一,只有纯洁的处女才能骑在她们身上,实力强大。 箱子里的东西以独角兽命名,这名字听着就让人心动,她突然觉得这个老吸血鬼 虽然又老又丑又好色,但品位绝对比那些帝国皇帝身边的管家还要高。
 
  箱子一下子打开了,浓郁的白、金色光晕在箱子里闪烁,奥塔维亚的表情顿 时凝固了,美丽的脸庞逐渐浮现惊喜、震撼、错愕,最后变得慌乱,脸色阵青阵 红,无比的精彩,火热的心也凉了半截。
 
  只见箱子里有许多小隔层,随着箱子打开,隔层自然展开,将各个格子里的 东西展现出来,端的精巧无比,每个格子里都放着一件用光明宝石、晨曦法珞、 辉耀晶,甚至是圣辉钻这样光明系宝石做成的东西。除了光明宝石之外,其余宝 石全都是战略物资,辉耀晶和圣辉钻更是只有传奇级别以上的大主教才有分配, 绿豆那么大的一颗在黑市叫价10万以上弗洛林。
 
  圣辉钻就更不得了了,据说这种宝石是光明神亲自用神力凝结成的。这种说 法自然有些夸张,但无可否则这种宝石里的光明力量已经接近神力,六大光明神 器其中两件是教皇的教皇冠与圣光权杖,就是因为镶嵌了两颗红枣大的圣辉钻。 
  箱子里的这些光明系宝石加起来价值更是药剂的5倍以上,只不过这些宝石 都被加工成了调教的工具,用光明宝石串成的后庭珠、菊塞、口塞,晨曦法珞镶 嵌的贞操带、项圈、假阳具、手铐脚镣、鼻钩,辉耀晶镶嵌的乳环、脐环、鼻环、 舌环、耳钉、阴环,另外还有许多没认出来的东西。
 
  奥塔维亚没有太仔细辨认其他东西,其中有两样东西最吸引她的注意,一个 像是带针的珠花,只是很细小,珠花的最中间是一颗绿豆大的金色宝石,那是圣 辉钻,还有一件是一根细长的软管,软管顶端是一颗中空的圣辉钻,从大小看, 珠花核心的圣辉钻应该是从中空的圣辉钻中挖出来的,只是不知道这两件是什么 东西,会用圣辉钻镶嵌,要是将它们拆下来卖掉,自己能把所有的高阶骑士全换 一身高级铠甲。
 
  看了好一会,腹中又传来一阵剧痛,奥塔维亚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抽紧全 身强忍疼痛,弯折的身子轻轻颤抖起来,连带着也觉得红肿的阴部一样疼。 
  「一定很疼吧,有蜘蛛卵的力量捣乱,连治疗术都很难起作用。」霍恩说着, 打开一个罐子,里面浓郁的药味散发出来,有些刺激又有些香味,倒是不难闻。 他挖了两指,细心的涂抹在红肿的阴唇上。
 
  「嘶。」奥塔维亚娇躯轻颤一下,很快她就感觉到一阵清凉,药膏涂抹之处 紧绷胀痛的感觉迅速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些许瘙痒,那感觉舒服极了。这药膏效 果竟然如此强大且迅速,简直跟高阶牧师施展的治疗术差不多迅速,而且无视魔 法力量的压制。
 
  仅仅片刻,馒头一样大红肿已经消退下去,火辣辣的痛感消失不见,奥塔维 亚的阴部恢复了嫩滑,阴唇之间宛如处子般嫩红,霍恩满意的点头:「真是太美 了,那么我们开始进一步的治疗吧。」
 
  「嗯。」初步治疗效果如此明显,奥塔维亚感觉舒服极了,终于不再抗拒, 隐隐还有些期待,期待着这些价值高昂的珠宝玩具用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感觉。 她终究是个女人,女人天生就喜欢珠宝和美丽的东西,就像紧身胸衣一样,穿着 很难受,但为了使自己的乳房凸显,大多数女人都愿意忍受。
 
  「那么接下来,是压制蜘蛛卵的活性。」霍恩又拿出一个瓶子,挖出一些油 膏涂抹在奥塔维亚紧闭的菊蕾上,然后向四周涂抹开去。
 
  菊蕾何其敏感,条件反射的缩紧,两瓣丰满臀肉往中间一收,夹住了霍恩的 手,奥塔维亚大窘:「那个,那个,你弄错了。」
 
  霍恩笑得无比猥琐:「不会错,乖女孩,你应该相信我的专业,放松些,这 只是开始呢。」
 
  奥塔维亚哪肯放松,她知道只要放开一道口子,就算是个普通人都能整得她 死去活来。她心中还有一点小小的坚持:自己的花径已经失守,菊蕾怎么说也不 能同一天都被邪恶阵营的家伙采摘了。
 
  可惜这个小小的心愿注定是无法实现的了,现在这个姿势根本用不上力,随 着霍恩抹了更多油膏上去,再不停的挠着菊蕾,她的抵抗便愈发显得微弱,僵持 了两分钟,菊蕾附近的肌肉就感觉酸极了。霍恩只是稍稍用力,一根手指就侵入 她的体内,然后轻松的抽插了几十下,又插入了第二根手指,接着是第三根。 
  「不,别这样,拿出去,这样好难受……」随着手指的抽插,怪异的刺激让 奥塔维亚有些恐惧,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适应这种怪异的刺激,菊蕾很快就放 松下来,享受手指的奸淫。
 
  霍恩没理她,他正自玩得高兴,细长的手指不停的挑逗菊蕾与肠壁。娇嫩敏 感的菊蕾害羞的张开闭合,无比灵活,里面深红的肠子收缩蠕动,时而肠子堵成 一团往外排挤,时而往内拖拽收缩成了深不见底的肉洞,活力十足。足足玩了五 分钟,随着菊蕾的逐渐放松,他可以插入六根手指并往四周拉开成一个可以塞进 鸡蛋的圆洞了。霍恩这才恋恋不舍的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用光明宝石做的中空菊塞, 菊塞约10公分长,整体是一个个逐渐变大的球形连接在一起,下面是一个线条 流畅的底座。
 
  将菊塞在油膏里浸润了一下,慢慢塞进奥塔维亚的菊洞之中,这引来了奥塔 维亚的激烈反抗,她奋力的扭动身子:「不行,把它拿出去,你不能这样,放开 我!」
 
  「好女孩,忍一下,这是为你好。」再怎么扭动也逃脱不了被塞住的命运, 随着菊塞深入,后面的球体越来越粗,最后一颗终于将菊洞绷到极限后卡住了, 霍恩用力一拍,将菊塞强行拍了进去,奥塔维亚娇躯一颤,闷声痛哼,然后菊蕾 自然收拢,仅留哪个两指宽的底座恰好贴合在她的臀缝中,任她如何做出排泄的 动作也无力将这东西弄出去。霍恩满意的欣赏自己的杰作,然后拿起一个花盆大 的透明药剂罐放到面前,然后将一小瓶晨曦圣露倒进去,还有许多各种颜色的奇 怪药剂也倒进去。
 
  「这是什么!?」奥塔维亚看着那罐药剂心中直发颤,只见罐子里的药剂没 有完全融合,而是变成五颜六色的线条在游动、碰撞,越来越激烈,最后几乎要 沸腾。
 
  「给你配的药,只要将它们吸收,你的斗气与魔力都会提升一个等级,你的 肠道会变得强韧且敏感,而且还有调味的作用哦,当然,代价还是有一些的,你 需要找个强壮的男人,如果一个不够强壮,那就多找几个。」
 
  「我才不要,我死也不会喝的。」奥塔维亚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若不是 被锁得紧紧的,她一定将霍恩打成猪头,她想起箱子里有口塞,一会一定要坚决 抵抗,说什么都不能喝这东西。
 
  霍恩没理她,将罐子提起悬挂在天花板上的众多挂钩中的一个,然后用一条 皮管接入罐子底部,拉着皮管又回到奥塔维亚下身处。
 
  「你!」奥塔维亚心凉了半截,她想到一个可能,要是那根菊塞不是实心的 ……
 
  事实正如她所想,菊塞的底座中间有一个小小的塞子,霍恩拔掉后将皮管的 尖头插了进去,奥塔维亚立刻就看见五颜六色的药剂顺着半透明的皮管欢快的流 向自己的菊蕾。
 
  「不,让它停下!」奥塔维亚性感的美臀奋力扭动,但依旧无法阻挡药剂消 失在皮管尽头,通过菊塞灌入自己的肠道之中,后面的药剂欢腾着往下奔流。 
  小腹中很快就有了感觉,药剂咕噜噜的翻腾着,腹中很快便有了胀满的感觉。 随着灌入的量越来越多,她觉得撑得难受,不得不将胯部打开得更多,尽可能的 挺起小腹。
 
  随着光明圣力的释放,蜘蛛卵似乎感觉到了威胁,一起释放出黑暗与凌厉的 气息想要掌控地盘,肠子里的药剂也释放出浓烈的光明圣力。她感觉自己快要疯 了,原来前面就被塞的满满,里面的蜘蛛卵跳动个不停,现在后面也开始闹腾。 
  两种力量大打出手,将奥塔维亚的肚子当作战场,如同数万大军在自己肚子 里厮杀一般,原本鼓胀到了极限的小腹不时突起一个鼓包然后恢复原状,接着又 是一个突起,那感觉真的痛彻心扉。她坚持了一会终于无法忍受,时而咿呀乱叫, 时而戚戚哀啼,身子扭动个不停,涕泪直流,汗出如浆。她坚毅美眸不住翻白, 随时可能昏过去,偏偏光明圣力有恢复补充体力的作用,每次都让她恢复精神继 续忍受。
 
  蜘蛛卵自带的力量终究有限,随着灌入肠子里的药剂越来越多,奥塔维亚的 肚子变得像怀孕6个月,晨曦圣露释放的圣力总算开始占据上风,一边压制黑暗 魔力一边修复她的身体,蜘蛛卵则迅速沉静了下来。
 
  痛苦终于停止,奥塔维亚娇喘不止,香汗淋漓,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 样,仿佛经历了一场惨无人道的凌辱般可怜,刚一放松,一道黄色的水流不受控 制的从阴唇间激射而出,激烈的水流划过一道弧线落在地上,溅起朵朵水花,再 顺着水槽流走。
 
  突如其来的失禁让她万分窘迫,但是腹中现在她的下身几乎失去了知觉,哪 能守住这道水流,几次尝试忍住,却只是让水流从湍急变得飘忽,就跟调皮的男 孩子尿尿时把自己的鸡鸡甩来甩去一样,看得霍恩两眼放光,情不自禁的吹了声 轻佻的口哨。
 
  「好了,现在这些蜘蛛卵至少要一个月才能孵化,我们把它们取出来吧。」 霍恩欣赏完美景,又迫不及待的进行下一步,两人都没提刚才的事。第一次就把 一个极度高傲的少女搞得失禁并不是什么好事,有时候这比将她强奸得高潮连连 更严重,毕竟强奸还能享受到快感和高潮,而失禁则是没有什么生理快感,对她 们来说是完全的失控,事后很容易遭灭口的。
 
  他拿来很多连着绳子的夹子,拉起奥塔维亚的阴唇,将夹子一个一个的夹上 去,再向两边拉开,绑在椅子的各处暗钩上。接着又拿来一瓶药剂和漏斗状的东 西,将漏斗插入阴道中就将药剂倒进去。
 
  奥塔维亚眼睁睁的看着药剂倒入阴道之中,心中满是惊恐,刚刚遭受了那样 的罪,她现在对霍恩的药剂有了几分畏惧。
 
  幸好这次反应并不激烈,霍恩拿了一根细长的勺子插入阴道中搅棒,随着他 的搅动,原本粘滞干涸的黏液居然慢慢化开了。
 
  奥塔维亚发现自己的阴道开始痒发痒,不光是身体里面,连阴部都开始痒了 起来,显然先前涂抹的消肿药剂里面也有让人发情的成分。对性格坚强的人来说, 痒是比疼痛更难受的感觉,霍恩不紧不慢的搅拌给她带来淡淡的快感,她希望霍 恩再用力一些,她的阴道像张饥渴的小嘴不住的收缩,追求着若有若无的快感, 可让她开口说这种话却是不可能的。她敢肯定霍恩的治疗中调教的味道更浓一些, 这个当自己祖父都嫌小的老东西想把自己调教成性奴的意图溢于言表,可知道这 个也没有意义,她能做的就是努力抗拒自己的欲望,然后默默忍受他的调教。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尽管阴道子宫里痒意难当,身体越来越渴望强力的征服, 下体的反应愈发淫乱,奥塔维亚依旧紧抿嘴唇不肯求饶,只是不停扭动下体,用 夹在阴唇上的夹子拉扯出痛感压制体内的痒意。这让霍恩都有些佩服她的意志, 这种药剂效果短暂却霸道,换作其他女人早就变成荡妇,就算仇人的棒子都会欣 然接受了,眼前这个女孩居然一声不吭。
 
  看来第一次就只能达到这个程度了,霍恩心中略感失望的同时又充满期待, 希望下一次她会再受点麻烦的伤找他治疗吧。
 
  霍恩又搬来一个大盆放在奥塔维亚身下,然后扳动妇科椅的机关,将她的身 体扳到直立起来,将她的阴部朝向盆子。
 
  霍恩的药剂果然厉害,奥塔维亚感觉子宫和阴道中那些原本如同长在体内的 蜘蛛卵已经脱落,一颗颗开始顺着阴道开始往下滑。她努力的低下头,很快就惊 喜的看见第一颗指肚大小的蜘蛛卵顺着浑浊的黏液滑了下来,掉落在盆中,然后 是第二颗、第三颗……霍恩一只手按在她的肚脐下方不住催动力量揉压。
 
  随着一颗颗的蜘蛛卵和黏液排出体外,奥塔维亚渐渐感觉轻松起来,至少对 这些蜘蛛卵的恐惧感正快速消退,也就不介意霍恩的两只手一前一后的抚摸她的 敏感之处了。
 
  待到大部分的蜘蛛卵排出,剩余的几颗由于太深陡然变得费劲,她只得不断 的蠕动小腹,做着拉屎的动作,顺着霍恩揉搓的韵律收缩阴道肌肉。尽管这样做 实在有些羞耻,但现在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唯一让她感到安慰的是那个非常紧, 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拉不出来,也免去了在霍恩面前排泄的尴尬。
 
  只是这样的机会霍恩怎么会放过呢?就在奥塔维亚又一次作出用力排泄的动 作时他的手指突然夹住菊塞的底座用力一拉。
 
  「啊啊,不要!」污浊的洪流瞬间崩泄而出,压抑了太久的菊蕾本能的放松, 重重的打在盆子里,在盆中形成一道漩涡,她想停下,却做不到,她的身体疲惫 得不听使唤,霍恩不知用了什么手法将所有灌入体内的东西全都一次性全推了出 来,只能恨恨的瞪着这个老色鬼,在他眼前尽情释放。
 
  待小腹渐渐恢复了平坦,奥塔维亚感觉深深的疲惫,并不只是身体累,心理 更累,但是她的魔力与斗气却增加了许多,似乎提升了一个等级一样,想来是灌 入肠子中的药剂的力量被她吸收了。自己已经是传奇位阶,霍恩的药剂居然能在 几个小时内硬生生给自己提升一级,效果着实惊人。
 
  她正用心感受体内的变化,两个精灵少女将她放躺下来,开始解开她的束缚, 奥塔维亚这才发现霍恩已经走了,身下的大盆子和那口箱子也不见了。
 
  『老东西,跑得倒快!』想到自己排泄出来的那一大盆秽物被老色鬼端走, 她就觉得脸上发烧,恨不得揍他一顿解气,这东西不倒掉留着做什么!可一想到 那一大罐价值数万弗洛林的药剂都用到了自己身上,她又有些不知所措,那可是 蔷薇骑士团的一个多月的开支,就这么消耗在自己这么一个非亲非故的人身上, 得了这么大好处,说她一点感激也没有那绝对是骗人的,虽然那些好处中掺杂了 许多坏处,可在堕落天堂这种地方,有几个人能得到这种好处呢!
 
  两位精灵少女将她抬到大床上,在手上涂抹了许多气息芬芳的油膏后给她按 摩全身,她们的按摩非常轻柔,让她感觉很舒服,有些昏昏欲睡。
 
  突然一根硬邦邦的东西插进她的阴道中,奥塔维亚的身体一下子弹了起来, 差点一拳打过去,待看清眼前的人,她很吃惊:「席亚娜!…你,你做什么?」 
  只见席亚娜·贝蒂莉正拿着一根婴儿手臂粗的双头龙胶棒往自己身体深处插 进来,胶棒上镶嵌了许多宝石,看起来淫荡又华贵。席亚娜眼神怪异,粉颊晕红, 手还有些颤抖,想来是圣洁的传奇牧师不习惯用这种羞人的淫具,羞得不能自已 吧。见奥塔维亚用诧异的眼神看着自己,席亚娜期期艾艾的解释:「那个,你原 来还是……纯洁的,今天你被轮番…那个,里面肯定伤得很重,所以,我,我想 ……这个,女人最重要的部位就是这里。」
 
  奥塔维亚心中感动,这个纯洁的牧师一定是受了什么无法抗拒的条件约束才 在这个堕落的地方工作,尽力用自己能力帮助光明阵营的人。难得的是她还这么 害羞,待了这么长时间,拿个淫具都羞红了脸,还语无伦次的。见识过还亲身体 验过那么多淫具之后,她也知道这是应该根恢复系法杖,只不过做成双头龙的式 样,话说在这种地方能找到一个正常的道具反倒是很奇怪的事。让这么一个纯洁 的牧师拿着这种东西给人治疗确实挺为难她的,奥塔维亚反而先放开了,微笑的 鼓励:「谢谢你,席亚娜,不要害羞,来吧。」
 
  「可以吗?我,我要念祷文了,你,别看我。」席亚娜受到鼓励显得很激动。 
  「好,我不看。」奥塔维亚把头偏向一边,还闭上了眼睛。由于太过疲惫, 没多久她便睡着了。
 
  她还做了个好梦,在梦中,她很快乐,如同身处天堂,躺在云朵之上随风飘 荡,天使轻灵悠长的咏唱环绕四周,舒服到了骨子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